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刷屏!暴雨致通信中断国家黑科技出手!
发布日期 : 2021-07-25 浏览次数 : 编辑:admin

  近日,受极端强降雨和次生洪涝灾害影响,河南省巩义市米河镇的多个地理通信光缆和基站设备被毁,引起了通信阻断。

  部分镇区和村庄断电、断网超过24小时,为收集信息、物资补给等救援工作带来困难。

  米河镇的乡亲们,因暴雨致通信中断,应急管理部紧急调派翼龙无人机抵达你镇上空。

  据应急管理部官方微博消息:应急管理部21日紧急调派翼龙无人机空中应急通信平台,跨区域长途飞行,历时4.5个小时抵达河南省巩义市,18时21分进入米河镇通信中断区,利用翼龙无人机空中应急通信平台搭载的移动公网基站,实现了约50平方公里范围长时稳定的连续移动信号覆盖。

  据悉,21日下午,由航空工业集团自主研制的翼龙无人机空中应急通信平台,在实现长时稳定的移动信号覆盖的同时,还建立起覆盖1.5万平方公里的音视频通信网络,有效解决了受灾地区在“三断”情况下的信息互联问题。

  翼龙-2H应急救灾型无人机于21日14时22分从贵州安顺机场起飞,在河南上空执行5-6个小时的侦查和中继任务。

  7月22日13:36,在获得前线应急救援需求后,翼龙无人机从贵州安顺机场再次起飞。

  此次飞行目的地是郑州市中牟县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,为救援工作提供网络保障。

  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最新消息显示,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,米河镇已于21日晚、22日凌晨抢通通信,米河镇乡镇级全阻已解除。

  这次应急管理部派出的翼龙-2H属于应急救灾型无人机,改进自翼龙系列无人机,这是成飞研发的察打一体化无人机,具有军民两用的技术要求。

  翼龙-2在2017年首飞,在翼龙-1基础上进行了升级,增加了机身尺寸、发动机功率、复合材料使用比重等。除了军事用途外,翼龙系列无人机在民用领域已经表现出极强的生存能力,衍生出搜救、维稳、边境巡逻等民用功能。

  在2020年,翼龙-2无人机从贵州起飞飞往四川,模拟目的地突发灾情,启动无人机实施应急通信。这次演练也是全球首次使用大型无人机进行应急通信演练,探索出中国应急救援的通信恢复方案。

  在这次河南灾情中,翼龙-2H无人机表现抢眼,利用机载宽、窄带组网设备、移动公网设备恢复通信,为灾区人民及时恢复了专网和移动网络信号。同时,还利用机载CCD相机、光电设备、SAR合成孔径雷达对受灾地区进行航空监测,为后续的应急救援行动提供必要的支持。

  翼龙-2H虽然是民用无人机,但是与我们平时接触到的大疆等无人机有很大不同,主要有两点。

  第一,大疆无人机等品牌属于小型无人机,可由个人购买和携带,在各项条件都允许的情况下进行放飞。翼龙-2H则不同,这是大型无人机,起飞重量达到4.2吨,需要机场跑道起降和保障,一般是政府、大型企业才能使用。

  第二,翼龙-2H定位为救灾型无人机,主要用于社会公益,比如救灾抢险、航空监测等,个人在网上商城能买到的小型无人机主要功能是拍摄,以娱乐为主,因此翼龙-2H虽然是民用无人机,但与我们平时所理解的无人机概念有很大的区别。

  无人机这个产业正处于蒸蒸日上的发展态势中,不同尺寸、功能的无人机已经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。根据民航局公布的《民航行业发展统计公报》数据,我国无人机注册用户在2020年底已经达到55.8万,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长中。

  7月20日,内蒙古莫旗机场,由航空工业研制的我国最大通用无人机——运5通用无人机成功首飞。

  从市场规模上看,2015年的时候中国民用无人机市场规模为24亿元,到了2020年达到360亿元,增长速度几乎是直线上升。随着中国科技速度的发展,未来数年,民用无人机将向专业化方向发展,延伸出更加便宜的娱乐拍摄型无人机、更加专业的大型无人机。

  这次郑州特大暴雨救灾抢险过程中,翼龙-2H的作用是功不可没的,与2008年汶川地震相比,有了很大的突破。

  汶川地震发生之后通信、交通中断,不得不使用运输机以空投的形式与地震灾区建立通信。这样做需要冒较大的风险,因为受灾地区地形陌生,倒塌的房屋、电线都可能对空投造成影响。

  如果使用无人机,就可以避免这个问题,使用航空测绘、成像,对受灾地区进行观测,评估受灾情况,还能利用无人机建立应急通信,解决受灾地区的通信问题。所以,这次翼龙-2H无人机发挥了两个作用:第一个是建立应急通信,第二个作用是航空监测,从空中评估灾情,为后续救援提供了及时且关键的数据支撑。

  翼龙-2H无人机用于救灾实战应该说是第一次,与传统的卫星、侦察机、空降介入等方式、方法相比,有三个优势。

  第一,翼龙-2H无人机反应速度快,无人机从驻地机场到灾区上空只用了4.5小时,如果动用对地观测卫星,需要改变卫星的轨道,更需要多个部门配合,且卫星有过境时间的限制,因此在反应速度上比卫星快;

  第二,无人机成本低,动用卫星变轨需要耗费燃料,降低卫星在轨寿命,也就相当于增加了成本;

  第三,无人机可在低空飞行,一旦灾区处于多丘陵、多山地形,就会遇到云层遮挡,无人机可长时间在低空飞行,万一发生事故,也不会危机飞行员生命,比有人驾驶的航空器更安全。

  唯一可能的不足之处,就是智能化、多用途能力有待进一步提高,这也是无人机未来的发展方向。

  无人机的发展势头是非常迅猛的,随着电子科技、人工智能领域的高速发展,接下来,无人机将结合人工智能技术,形成更加智能、先进的无人机。

  我国目前已经拥有了北斗导航系统,就不怕在关键时候出现卫星定位信号中断,目前正在建立的5G技术也可实现机载,只要无人机临空,不仅通话能马上恢复,视频通信都能随时建立。

  从产业上看,无人机家族还处于早期发展阶段,这次亮相的翼龙-2H无人机还受到平台重量限制,智能化不够突出等问题,如果使用更大型的无人机,甚至可以做到24小时全天候滞空,为灾区实现全天不间断通信服务。这就需要无人机向超大型化方向发展,滞空时间更长。

  同时,我们还需要大型旋翼式无人机,可在低空进行长时间飞行,比固定翼无人机更适合调查灾情,甚至可以引导地面救援。无人机在救援过程中需要补充燃料,目前全球范围内都没有一种能够自主为无人机加油的无人平台。

  如果这个问题能够解决,就能让无人机长时间盘旋在灾区上空,不受云层干扰,接合卫星互联网技术,可将被监视现场的视频、音频数据传递到千里之外的指挥中心,那么任何灾情等现状都能在第一时间呈现,可用于地震、山体滑坡、防汛抗洪、重大赛事的现场指挥和调度,也是民用无人机下一步的发展方向之一。